深圳便民网-深圳分类信息网-提供本地实用的便民信息

深圳便民网-深圳分类信息网-提供本地实用的便民信息

深圳便民网是深圳市综合门户网站,汇聚深圳新闻、汽车、美食、旅游、人事人才、教育、房产等众多优质频道,力求为广大网友提供最新最快最全面的深圳本地生活资讯信息,方便你我他.想了解更多深圳信息就来深圳便民网.

菜单导航
深圳便民网 > 深圳招聘 > 正文

再见了,深圳!后疫情时代,谁在逃离一线城市?

作者: 宏瑞 更新时间: 2020年05月16日 04:59:05 游览量: 166

简述:

原标题:再见了,深圳!后疫情时代,谁在逃离一线城市? 深圳福田区某商住公寓一楼,原本是各类餐厅,疫情过后全部在空置招租,至今都没有新商家入驻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

  原标题:再见了,深圳!后疫情时代,谁在逃离一线城市?

再见了,深圳!后疫情时代,谁在逃离一线城市?

  深圳福田区某商住公寓一楼,原本是各类餐厅,疫情过后全部在空置招租,至今都没有新商家入驻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隋娉娉 杨仕省 深圳摄影报道

  “从来没见过这种时候,下班了人大把大把地往家里走。”深圳市龙华区一餐饮店店主向《华夏时报》记者说,附近工厂多、人员杂,而今年春天工厂招工大量缩水,很多老顾客已经久未谋面。

  一直以来,深圳都是“冒险家”和异乡人的乐园,常住非户籍人口占常住人口比重超过65%,在全国居于前列。不过,疫情似乎正在影响着工薪阶层,甚至是企业。在深圳南山区上班的吴悦(化名)对本报记者说:“去海岸城吃饭,好多店铺都招租了,有个卖钻戒的店铺,我同事说是在海岸城开了好多年了,今天去看也招租了。”

  尽管深圳地铁4号线、3号线在早晚高峰期仍十分拥堵,但从目前商铺和小产权房招租等情况来看,疫情至今,深圳人口流入情况并不容乐观。而深圳常住人口数量增速在去年就已出现下滑。

  根据深圳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9年,深圳常住人口数量为1343.88万人,较2018年增长41.2万,而2018年该数值为49.83万。也就是说,尽管深圳常住人口呈上涨趋势,但增长速度正在下降。

  相反,以杭州为代表的“新一线”城市则在近两年高歌猛进,与一线城市比肩。2019年,杭州常住人口突破1036万人,与前年同比净增55.4万,摘走了深圳连续两年摘得的全国常住人口增量的冠军。此外根据BOSS直聘发布的《人才吸引力报告》,近两年来,杭州多次超越北上深,成为国内最具吸引力城市。

  那么,疫情之后,不同职业人群的生活、工作状态是怎样的?是否成为了他们留在深圳或离开深圳的一大缘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产业结构又在近年来发生了哪些变化?《华夏时报》记者试图通过一系列采访与调查来寻找答案。

  有人辞官回故里 有人至今无业绩

  5月11号,吴悦拎着四大袋土司面包回到租处,这是她为了用掉深圳市龙华区在4月发放的60减30餐饮券而购买的,同时她也在等待5月16日第二期消费券的摇签结果。

  与吴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张婕对消费券提不起丝毫兴趣。疫情复工后,张婕网购了两个饭盒,至今都坚持每天带饭。“不想因为消费券而消费,复工隔离期也养成了每天给自己做饭的习惯,前几天看记账APP还发现,外卖点单次数少了省出不少钱。”张婕对本报记者说。

  自3月底开始,深圳各区便以向深圳市民发放消费券的模式来刺激城市消费,各区消费券总价值超4亿元,且目前部分地区的发券活动仍在持续。不过,这并不能撼动李亦芙(化名)想要离开深圳的决定。仅仅一年前,她在深圳开始了人生第一次创业,而今年5月,她决定离开深圳返回故里。

  去年5月,李亦芙和此前认识的舞蹈爱好者,在深圳福田区共同注册了一家艺术培训公司,租了一间复式的商住公寓,但创业梦想在今年春节受到重创。

  “工作室原计划定于2月11日(正月十五)开工,但受疫情持续影响,考虑到工作室正常经营问题,目前持续面临无法开工、支出较大的情况,所以决定暂时协同房东停止租赁此处。”原本计划着疫情过后能重新开课,位置可能根据现状进行调整,但李亦芙心里知道,她的舞蹈工作室已经支撑不下去了,并且她意识到,这一年来创业艰辛、与合伙人相处并不融洽,所以在发布通知之前,便已私下联络每位学员进行退费。

再见了,深圳!后疫情时代,谁在逃离一线城市?

  4月7日,李亦芙的工作室向学员发布的停课通知

  实际上,李亦芙算是一个老“深漂”,2020年已是李亦芙来深圳的第7个年头。她用难以置信的口气向《华夏时报》记者说道,疫情期间的被迫休假,竟然是她自大学毕业后留给自己的第一个假期,而借此机会,她也为今后的生活重新做了打算:离开深圳,回到家乡西安转做自媒体。

  李亦芙考虑到,深圳的舞蹈行业已经趋于饱和,而回家还能够摆脱租房压力,同时结束深漂带来的异地恋,将婚事提上日程。“应该不会再回深圳了。比起留恋这座城市,我更留恋在这里遇到的人。”李亦芙说。

  相比于在深圳摸爬滚打了七年的李亦芙,顾凯(化名)则是一位“萌新”。2019年毕业的他,从广州来到深圳,现为一名外贸业务员,主要帮助海外公司做采购以及单证类的工作。

  “我发了两个月的开发客户的信,一封都没回复我,感觉我今年都不可能有业务了……”顾凯对本报记者说,公司由于总部搬迁,在2019年才开始慢慢完善内部管理,今年才开始自己开发客户,但是受疫情影响,海外客户公司现在都处于停工或半停工的状态,得到的回复还是比较少。再加上顾凯与公司另一位业务员同为2019年应届毕业生,自身不带有客户资源,因此2020年开年至今,每天的工作内容可以用“划水”来形容。

  “好在公司不是按提成算工资,不然我今年连房租都交不起。”顾凯为工作担忧的同时,也因公司的薪资制度不受业绩影响而抱有一丝庆幸。

  而身为人母的程萌(化名)却身处迷茫,由于深圳房价一路高涨,程萌产生了一丝辞职、离开深圳的念头。

  “现在已经不是‘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时代。体制内工作即将满4年,家里没矿,没有背景,一眼可以望到头。到退休只能勉强供得起一套房子。那将来家庭支出,小孩教育怎么办呢?”程萌一股脑地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这二十年来,深圳房价的上涨速度的确非常快,特别是工资增长速度跑输房地产的人群,在房价压力之家可能产生离开深圳的想法,尤其是近几年。”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对本报记者说。

  的确,当今时代,房子不仅仅只是一个居住睡觉的地方而已了,尤其在一线城市,已经带了很多金融属性。

  中低层人士或正流失 新一线城市成为人才新选择?

  在深圳,人们疫情期间抢房子的热情不亚于抢口罩,尤其是豪宅。

  “经过此次疫情居家隔离,只要资产充裕的家庭都想购置一个好房子。疫情使得所有能够保障和提升生命价值的东西都有了机会,不只是房子。”房地内参创始人尹香武向本报记者解释了疫情期间,深圳豪宅市场异常火热的原因。宋丁同样指出:“豪宅市场出现抢购,是因为购房者将其作为保值增值的避险场所。募进来的内地资金,投资进来的深圳闲置资金,基本上都是投资属性。”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深圳小产权房、商品房至今出租困难。

  尹香武表示,疫情扩大了贫富差距,而受影响最大的就是中低层人士,深圳的低端租赁因此受到影响。宋丁给出的答案是,目前深圳还有很多人没回来,所以无论是租赁还是销售都遇到阻力。

  值得一问的是,待疫情结束之后,这些人还会选择回深圳继续打拼吗?根据深圳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9年,深圳常住人口数量为1343.88万人,较2018年增长41.2万,尽管总量在上升,但增量相比2018年下滑了约17.3%。

  尽管不能确定深圳人员流动能否与楼市相互挂钩,但不可否认的是,深圳楼市的确正在给予深漂人越来越大的压力。而在尹香武看来,深圳房价上涨恐怕不是一两年的事,而是长时间的现象。

  “货币必须要有对应物,而除了房地产,没有那么大体量的对应物了。货币越多,M2数值越高,房价越涨,这是符合经济规律的。其次,人们的收入越来越多的从劳动转移到投资。劳动可以养活自己,但是致富就要靠投资了。”尹香武对本报记者说,由于如今技术变频,原创越来越少、研发越来越困难,资金自然就会越来越多地向土地聚集。

  那么,居高不下的深圳房价是否会导致越来越少的人决定前往深圳创业、打工?宋丁认为不尽然。“毕竟深圳除了房价之外,还给很多创业人提供了机会。房价到了这个阶段,还是有人愿意来奋斗,争取将来有机会买到房子。如今,深圳人口每年都在以近50万的数量增长,未来5年甚至更长时间,仍然会保持不低于20万的净增长空间,这远远超过北京上海。”他说。

  的确,流入深圳的人才数量并没有出现大幅变化,近两年人才增长几乎持平。根据深圳政府工作报告公布的数据,2018年,应届大学生和各类人才占比深圳新增常住人口近6成,达28.5万,2019年深圳引进人才28万。

  那么,深圳人口增量下跌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国家统计局于去年发布的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或许能给出部分答案。2018年,中西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继续增加,但东部、东北地区就业的农民工在减少,而东部沿海地区农民工数量减少的主要是在珠三角。

  但值得注意的是,新一线城市可能正在成为人才的新选择。根据BOSS直聘发布的《人才吸引力报告》,2018年三季度,杭州首次超越北京成为最具吸引力城市,并在近两年来一直位居前三甲,深圳则常被挤在第四名。不过,恒大研究院和智联招聘的年度《中国城市人才吸引力排名》的报告内容与上述结果出现些许出入,其统计显示,人才吸引力指数前三甲仅在北上深之间轮换。

  不过,继“新一线”城市在2017年陆续出台人才吸引政策后,近两年的确取得了成效。BOSS直聘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一季度,以杭州、西安、武汉、成都、南京为代表的15个“新一线”城市的人才流入率(流入人数/流出人数)为1.07,较2016年增长3.2%。且当季度,从新一线城市高校毕业后留在当地工作的职场新人比例达73.8%(包括应届生和工作经验一年以下的求职者),较2016年增长近20个百分点。其中,杭州应届生留存率逼近90%,接近北上深;高学历人才(硕士及以上)流入率达到1.32,大幅领先其他新一线城市。

  此外,在2019年,杭州常住人口突破1036万人,与前年同比净增55.4万,摘走了深圳连续两年摘得的全国常住人口增量的冠军。

  产业格局微变 四部委力撑大湾区

  人口下降的背后,也显现出当下不乏可以为群众提供各类就业机会的城市,而深圳的产业格局也开始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曾指出,除了与机器换人、自动化后对工人的需求减少有关外,随着珠三角等地土地、劳动力等各种成本的不断上升,有部分企业转移到内地或者东南亚地区,留在珠三角的生产规模减小,也就不需要那么多工人。

  不仅是工人,一度叱咤风云深圳的证券业也被京沪地区甩在身后,尤其是在2019年证券业成绩单发布后,深圳证券行业一度被指“没落”。据券商中国统计,2019年证券业营收规模前十名名单中,上海以4席雄踞榜首,北京以3家紧随其后,深圳仅1家上榜。

  对此,深圳证券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李鹏此前对媒体分析到,吸引和留住从业者,除了机制、薪酬上的满足,还要有能让从业者获得职业成就感,而今年深圳在这些方面明显不如上海和北京。

  不过,在金融产业方面,国家正在给予粤港澳大湾区“强心剂”。5月14日晚,《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管局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下发,四部委联合指出,将扩大金融业、证券业及保险业对外开放。例如,研究探索在广东自贸试验区内设立粤港澳大湾区国际商业银行,支持在粤港澳大湾区内地依法有序设立外资控股的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和保险集团等。

  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表示,前期在深圳局部试点的措施,将推广至全市,“助力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和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向纵深推进。”

  “来了就是深圳人”的口号犹在耳畔。尽管深圳楼市的悲欢令人心酸,但不变的是,深圳永远在以博大宽容的胸怀,拥抱每一个有梦者。

再见了,深圳!后疫情时代,谁在逃离一线城市?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