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便民网-深圳分类信息网-提供本地实用的便民信息

深圳便民网-深圳分类信息网-提供本地实用的便民信息

深圳便民网是深圳市综合门户网站,汇聚深圳新闻、汽车、美食、旅游、人事人才、教育、房产等众多优质频道,力求为广大网友提供最新最快最全面的深圳本地生活资讯信息,方便你我他.想了解更多深圳信息就来深圳便民网.

菜单导航
深圳便民网 > 深圳教育 > 正文

中国特色学徒制“特”在何处

作者: 宏瑞 更新时间: 2021年04月13日 09:37:51 游览量: 177

简述: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创新办学模式,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鼓励企业举办高质量职业技术教育,探索中国特色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创新办学模式,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鼓励企业举办高质量职业技术教育,探索中国特色学徒制。”探索中国特色学徒制,首要任务是厘清中国特色学徒制“特”在何处。“特”是在比较话语体系中的相对状态,参照系有两个,一是从空间维度出发与不同国家学徒制相比得出的特质,二是从时间维度出发与我国不同时代学徒制相比得出的特质。时间与空间交汇的当代中国学徒制,是一种既借鉴国外优秀学徒制成果又不照搬现成模式的充满自信的学徒制,是一种既继承我国传统学徒制的经验又不囿于成功做法的充满创新的学徒制。

“特”在坚持党的领导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学徒制也不例外。中国特色学徒制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给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数量足够、技术技能精湛的实用人才,而是把人作为发展的目的、更加关注人的主体价值的教育战略。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充分体现了党的领袖情系群众、关注民生的为民情怀,也指明了新的历史条件下党对人民的责任。解决好老百姓关心关注的民生问题,使人民学习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是职业教育的神圣使命。学徒制职业教育和培训既是教育又是民生,事关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是人民群众尊严而体面生活的基础和依靠。

我国幅员辽阔,区域、行业、企业之间差异显著,为给不同禀赋、不同需求的学徒提供适合的教育,国家不仅设计了现代学徒制和新型学徒制的路径,而且实行基本职业培训包制度,在队伍、政策、资金、机制、方法、评价等方面提供系列保障。近8年来,全国高职院校为建档立卡等7类资助对象提供专项奖助学金资助204亿元、减免学费总金额42亿元,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平均就业率达92.15%。此外,中职免学费覆盖超过90%的学生,国家助学金资助对象达到在校生总数的40%左右。中国特色学徒制只有坚持党的领导才能行稳致远。

“特”在扎根中国大地

中国特色学徒制从源远流长的中国古代学徒制和近代学徒制发展演绎而来。

早在原始社会,当制陶、纺织、皮革等手工业从农业中分离出来后,为了传承这些生产技艺,出现了学徒制的雏形。夏商周时期手工业分工越来越细,学徒制实行“父子家传”的制度。春秋战国时期学徒制实行“工师授徒”制度,“工师”既是工匠又是师傅,类似现在的“双师型”教师。唐朝时期,学徒制走向成熟,出现了学徒制专门管理机构——少府监。宋朝时期,学徒制形成了完备的培训体系,盛行“法式”学徒培训法,民间的学徒制出现了类似今天行业协会的“团行”。四大发明、庖丁解牛、铁杵磨针、鲁班拜师、周朝的青铜器、唐朝的瓷器、故宫的古建筑——这些看似芜杂的文化符号从不同的角度诉说着我国学徒制的光辉历程。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学徒制进入全新的探索发展阶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为适应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学徒制进入现代学徒制探索改革阶段。党的十八大以后,学徒制进入改革发展创新提升新阶段。

技术无国界,但工匠有祖国。“工匠精神”的基本内涵可以抽象出敬业、精益、专注、创新等关键词,但是最根本的素养应该是爱国。一个不把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人,一个仅仅把技能当成谋生手段的人,在技术上绝对不会精益求精更不会登峰造极。那些“誓干惊天动地事,甘做隐姓埋名人”的人无一不是有着深厚爱国情怀的人。高凤林、孟剑峰、顾秋亮、胡双钱、张冬伟、宁允展……中国特色学徒制因广大爱国的工匠闪烁着时代的光芒。

“特”在博采众家之长

中国特色学徒制既根植中国历史、扎根中国大地充满自信,但是却不夜郎自大盲目排外,而是积极主动吸纳借鉴国外一切成功的经验和做法。

当前,国际上比较成熟的学徒制模式主要集中在几个经济发达国家,如德国的“双元制”模式、英国的“三明治”模式、澳大利亚的“新学徒制”模式、美国的“合作教育”模式及日本的“产学合作”模式等。以德国为例,为什么“德国制造”在全世界都受到追捧而且长盛不衰?为什么德国的企业普遍具有较强的竞争力?究其原因,尽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有一条是大家公认的,那就是德国企业拥有高素质高水平的车间工人,而这种类型的工人得益于“双元制”的人才培养模式。